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詛咒之龍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先同意下
    越是得不到的東西,越是想要得到,更別說這個難以得到的東西還是能確定行得通,可以真得到的東西,是可以看得到終點的東西,既然這樣,教會能不心動嗎?哪怕是一兩個獨特的例子,只要能成,就相當于是得到了一條龍的戰力,不試試怎么能說不行?

    這就是鄭逸塵挖的坑了,畢竟偽龍這事不是鄭逸塵全部說的算了,還要看看龍族的態度如何呢,偽龍不是詛咒之龍,而是通過龍族已經知道的逆向變身術變化出來的,總的來說不算是傷害龍族族人,可這事在龍族好說話的前提下,不好說話了那就是……龍族血脈的外流!

    這個世界的龍族不是那種見到了什么生物都想要上的種族,作為食物鏈頂端的存在,龍族的身體進化的極為完善在,說起血脈的話也是頂尖的,這樣的種族怎么可能會閑著沒事就找一些野獸玩呢?先不說饑不擇食的問題了,就是體型都有點難。

    所以這個世界里并沒有什么亞龍之類的存在,屠龍者算是例外的存在,但那是龍族承認后的存在了,畢竟解決詛咒之龍的時候,屠龍者是立下了不小的功勞,至于血脈外流,教會是知道一些真相的,屠龍者的血脈基本上都來自于那些詛咒之龍!

    而不是正常的龍族,雖然沒有什么區別吧,不過對龍族來說這更容易讓龍接受。

    除了屠龍者之外,大路上就沒有多少和龍族血脈有關系的存在了,有也是一些生命魔技的研究者折騰出來的人造產物!不過龍族的血液外流的數量畢竟有限,現在這類型的人造存在也幾乎不存在了,況且研究這個也有風險的,人類都不怎么提倡拿著生命魔技對人進行一些非人道的研究,更別說龍族了。

    血脈的研究要做也是他們本族去做,人類去做龍族肯定不同意的,就像是人類看著一群猴子拿著人類做生命研究一樣,這能忍?

    所以教會真的想要弄出來可以變成偽龍的逆向變形術,免不了要過龍族這一關的,過關了,龍族愿意提供一些血液精華,教會自然能夠通過這部分的血液精華,讓一個人或者是一部分人以此為基礎讓掌握到的逆向變形術能夠變成偽龍。

    不同意了?看教會愿不愿意放棄咯,愿意放棄了,鄭逸塵這步棋就算是白走了,不愿意放棄,繼續努力?那他當然支持啊,這相當于在龍族那邊開口子了,龍族都愿意配合一下,讓教會這邊研究逆向變形術弄出來偽龍了,今后鄭逸塵的身份暴露了,龍族那邊還有臉二話不說就將問題一竿子打死嗎?

    他這個身體一沒有搶二沒有偷,龍族內部在最近幾百年的時間里更是沒有丟過什么后代,鄭逸塵這個身體只會是存留在更早時期的,別說什么預留一個龍蛋等到現在才弄出來詛咒之龍的,那不可能,龍蛋也是蛋,沒有什么方式能夠讓一顆龍蛋健全的保存個數百年的時間而不損壞的。

    一旦壞了,那這個龍蛋自然不能用了。

    當然……落在生命魔女手里倒是有可能,不過這事嘛,也不是絕對的,時間都過了那么久了,龍族也在血脈上面開了新的口子,就憑這這一點,對于詛咒之龍的態度就不會那么純粹,至少不會對鄭逸塵顯得那么的純粹了!

    之外只要不是二話不說的就開戰,一切都有扯皮的可能,扯皮就是交涉,有交涉就能進行一系列的后續PY,而做到了這一步后,想要打起來的難度就會不斷的增加,雙方都有顧忌,能不打……就不打嘛。

    前提是鄭逸塵能夠展露出來真正讓龍族忌憚無比的力量,這點鄭逸塵已經具備了基礎條件了,龍族真的開戰,鄭逸塵的積累也足夠和他們打,可沒必要那么杠不是?

    杠一波,贏了又如何?他的目的本身就不在于龍族,贏了也是虧,輸了更是血虧。

    所以還是盡可能的削弱龍族那邊的強勢條件,逆向變形術產生的偽龍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開口,可以的話,鄭逸塵也打算促成這件事的,不過現在來說當然不會讓教會輕輕松松的得到這一切了,太過容易得到的東西不會讓人珍惜不說,還會被他們懷疑鄭逸塵別有目的。

    “感謝啊?口頭上說的沒意義,來點實質性的東西嘛。”鄭逸塵對著奧羅咧著嘴笑著。

    “那康納閣下可以幫我們完成逆向變形術?”

    奧羅另有所指的問著,沒有進行彎彎繞繞的步驟,在這條交涉方面很狡猾的小龍面前,有的時候彎彎繞繞的步驟毫無意義的,除了浪費時間!

    “那要看你們完成到什么程度了,正常的完成,以交易的形式我當然愿意協助了,不過涉及到龍族方面的就不要想了,我代表不了龍族。”

    “這就可以了。”奧羅說道,鄭逸塵臉色不變,心里稍稍的有點失望,果然是清就不能按照想象的那么順利,安排的很好,只是人家未必會全程按照計劃行事,逆向變形術變化成為偽龍的確是很有理想抱負的一件事,可現在變形術才剛剛有一個框架,有很多未知情況都是尚未確定的。

    不可能從一開始就想著跳到重點,總要先確認一下總體的價值,有沒有發展到那種高度的價值……真的有必要了,那么教會絕對會爭取一下,而變形術的重要性沒有理想的那么高,那么正常的魔獸變化不就行了,犯不著苦兮兮的追求龍族的形態。

    這個鄭逸塵提前想過,也做過了心里準備,只是真的遇到了,就難免有些失望了,當然他不可能在這個時候用各種暗示明示的方式去唆使面前的小胡子影響圣堂教會那么做。

    那樣的行為實在是太愚蠢了,這件事只能圣堂教會去選擇,他只要多做點什么,就肯定會被懷疑什么的,想要置身于外只能這么做,畢竟最不會被人拆穿的謀劃就是陽謀了。

    教會自己需求這種變化,管他鄭逸塵什么事?

    “那就這樣啦,我相信教會不會讓我失望的。”鄭逸塵點了點頭,應下了這件事,至于要什么之后再說了,身份有問題,有的時候交易的東西也不能來的太直白了,這算是多重身份的麻煩之處了。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