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霸皇紀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太古天猿
    太古天界的天空,青碧透徹,沒有一絲云彩。也看不到日月星辰。

    山川大地綿延無盡,卻看不到多少生靈。而且,從天空上看下去,山川平原顯得非常規整,就好像是用量尺量過一樣。

    每座山的距離都差不多,每條河水位置都差不多。包括每座山的樣子,都近乎一樣。

    這種感覺非常的詭異,高正陽感覺就像是有人隨便做了小地圖,然后不斷復制黏貼,把小地圖擴張出一張巨大的地圖。

    但這個地圖本質卻是重復的。

    太古天界山河地勢的高相似性,讓高正陽的感覺很不好。

    就像來到一個室內布景的假公園,雖然看著綠意盎然,卻都死板呆滯的圖案,既沒有空間,也沒有自然獨有的生機。反而讓人特別壓抑。

    太古天界,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一處重復布景而且異常粗糙簡單的世界。

    高正陽以心靈之光遙感,很好,這座世界的法則雖然詭秘而森嚴,卻攔不住他和人界的虛擬靈腦矩陣建立聯系。

    這不是此界法則薄弱,關鍵原因是千萬億生靈組成心靈之光太強大了。強大到足以照射整個紀元。

    高正陽不論身在何方,身處在哪個世界,都能感應到眾生心靈之光,并建立穩定聯系。

    有了千萬億虛擬靈腦矩陣,對高正陽就太有利了。

    他運轉自身力量,不需要外力輔助。但想要分析十五階的力量,卻必須要強大的虛擬靈腦矩陣才能做到。

    高正陽感應空間的元氣粒子波動,并以此為基礎,對空間做出一個精準的判斷。

    現代元氣理論的飛速進步,在元氣精微層面已經走的非常遠了。

    這種精度,也是玄龍這些遠古強者所無法想象的。

    元氣粒子自身也是在不斷衰變,但元氣粒子不會死亡。只是衰變到極致,就會在法則催發下開始新的循環。

    通過測量基本元氣粒子,就能測定空間的壽命,測定空間基本范圍,以及空間基本法則等等。

    觀一葉而知天下秋!

    一顆元氣粒子細微之極,但元氣粒子卻不會說謊,而是會忠誠記錄空間的所有變化。

    當然,要做到這一點,首先要對空間、能量有著深刻理解,從中總結出基本規律。

    以這個為前提,才能通過元氣粒子觀察到眾多數據。

    事實上,每個空間都是不同的,法則也不同。

    法則的差異,也會決定元氣粒子的差異。

    人界的元氣理論雖然迅速進步,卻不能說涵蓋萬界。大多數的理論,都是以人界為基礎。

    放到其他世界,就需要針對具體環境做出調整。

    這種調整又是最可怕的。沒有足夠的數據,足夠的檢測和試驗,如何能做出調整?

    高正陽比較無賴的是,他有超強虛擬靈腦矩陣。

    可以根據幾條最基本的元氣理論,對空間進行測算分析。

    準確度上會有一些誤差,卻足以完成空間的基本分析。

    高正陽進入太古天界后,對這里元氣粒子進行測量分析。得出了許多數據,也讓他對此界有了一定的了解。

    “這個世界還有點意思……”

    測量和分析的結果,和高正陽推測的差不多。

    雖然這里面還有許多誤差,但足以讓高正陽認清這個世界的本質。

    靈光一轉,頭戴玉冠一身月白長袍的敖元,已經出現在高正陽身邊。

    敖元對高正陽微微拱手一笑:“太古天界兇險,我和閣下結伴而行,也有個照應。”

    高正陽有點無語,“你們這有點耍賴啊!”

    雙方說好了比賽,敖元要是一直跟著他,事情就不好做了。

    最簡單來說,高正陽遇到一只天猿,雙方打的火熱,敖元突然過來給天猿一下,那該怎么算?

    更可怕的是,敖元要是給他來一下怎么辦?

    敖元微笑說:“雙方越好比賽,但也沒規定規則。”

    高正陽微微皺眉,“這樣就算贏了,也是勝之不武啊。”

    “能贏就可以。”

    敖元到是看的開,“手段從來都不重要。”

    不等高正陽說話,敖元又說:“太古天界兇險,我跟著你也是防止意外。”

    高正陽搖頭:“隨便你吧。”

    到了這一步,高正陽也懶得和敖元說什么。對方打定主意耍無賴,除非是翻臉動手。

    只是這個程度,還不至于就為此翻臉。

    高正陽想通了,也就無所謂。對方愿意跟著隨便他,反正他要去找太古天猿。

    敖元要是不怕死,就只管跟著。

    高正陽對敖元說:“你跟緊了,要是走丟了我可不管。”

    “放心,我有定元針,再怎么也丟不了。”

    龍族的定元針,是鎮壓元氣的無上神器。這個定元針,實際上就是敖元的一段指骨所化。

    高正陽當初的龍皇戟,就是取了人界一根仿造定元針煉成的。

    現在的龍皇戟,經過多次鍛造,早已經和定元針沒關系了。

    敖元能感應高正陽位置,也和龍皇戟沒關系,而是感應血神旗和高正陽身上元氣氣息。

    尤其是血神旗,氣息熾烈,如夜空明月,想看不到都難。

    敖元可不相信高正陽跑的了。

    高正陽也沒管敖元,他一拂血神旗,順著感應氣息直接飛過去。

    他雖然沒駕馭先天元磁神光,可只是血神旗力量就足以讓他速度快到極致。

    敖元龍眸中赤金流光一轉,高正陽已經不見蹤影。

    唯有天空上留下一道長長赤金飄帶,綿延到數十萬里之外。

    敖元微微皺眉,高正陽這樣飛行速度可太快了。如果只說單純飛行,他是比不上的。

    不過,他只需要跟著高正陽就行了,也不用和他比拼速度。只要高正陽一停,他就能感應到高正陽位置,直接破開空間趕過去。

    敖元在原處停留的時候,也順便感應了應龍的位置。

    應龍已經找到了一只十四階天猿,雙方正打的不可開交。

    十四階天猿是太古天猿五體所化,雖然只是十四階,卻有著一絲十五階神威。又是煉體神軀,異常難對付。

    以應龍之力,也只能慢慢磨死對方。這場戰斗,至少需要幾十天。

    幾十天說起來很長,但能磨死一個十四階煉體神軀,已經是異常快速了。

    所以,敖元根本不需要緊緊跟著高正陽。只等他找到一只天猿,他在慢悠悠的跟過去。

    關鍵的時刻,稍微搗一下亂,就可以了。

    敖元到是沒用暗算高正陽的想法,他也沒有這個必要。

    說到底,龍族和人族并不是敵人。雙方完全可以合作。只是誰來主導合作,才是關鍵。

    這次進入太古天界,主要是為了探明太古天猿的狀態。其次,也是給高正陽一個小小教訓。

    免得他以為自己十四階神軀就真的天下無敵了!

    敖元和玄龍都知道,此界不止是封印著太古天元,同樣也封印著蟬帝。

    或者應該這樣說,靈族至尊鯤鵬,用是太古天猿身軀封印住了蟬帝。又用蟬帝天蟬九變封印住太古天猿神智,讓太古天猿陷入無盡迷夢。

    在這點上,玄龍沒和高正陽說實話。

    這是靈族最高的秘密,也關系到靈族至尊鯤鵬。玄龍和敖元也絕不會對其他生靈泄露秘密。

    敖元很清楚,太古天猿實際上鯤鵬軀體所化,所以,才有十五階煉體神軀。

    蟬帝是鯤鵬雙翼所化,同時也是一切蟲族之祖。

    玄龍,應該也是鯤鵬的一部分。這個玄龍沒說,但敖元猜測,玄龍很可能是鯤鵬的爪子,要不是下面某個部位。

    每次生出這種想法,敖元就覺得很羞恥。

    但有一定可以確定,紀元四道的十五階強者,都是十六階帝君轉化而成。

    就像血河老祖,號稱什么先天血河之源。其實應該是鯤鵬血液所化。

    當然,先天血河本源也是一切生靈源頭,這也沒錯。

    紀元靈道,本身就代表著生靈。所有的后天生靈,都是由靈道轉生而來。只是這個轉化過程非常玄妙復雜,這和玄龍、太古天猿他們又不相同。

    靈道之中,太古天猿當然第一能打。縱觀紀元內外,也沒人能和太古天猿正面硬鋼。

    強如太乙、十陽,神通遠勝太古天猿。但正面硬戰,也不是太古天猿的對手。

    只是太古天猿神軀智慧不高,只有暴戾好戰本能。破壞力十足,對紀元卻沒有足夠的影響力。

    敖元猜測,玄龍是想謀奪蟬帝和太古天猿的力量。

    要是能把這兩位力量吸收了,玄龍也許有機會沖上十六階。

    當然,玄龍就算成就十六階,也和鯤鵬再沒關系。

    鯤鵬自我分解的力量,全部有了獨立意識。再重新拼湊回去,也無法讓鯤鵬重新凝結。

    至于玄龍如何吸收太古天猿他們的力量,這就不是敖元能知道的了。

    敖元到是希望玄龍能成功。十六階的玄龍,應該能護持龍族渡過大劫。最不濟,也能護住他和應龍。

    敖元有定元針,對元氣氣息感應最是敏銳。他趁著這個機會,對整個空間的元氣氣息進行甄別判斷。

    太古天猿就在大地深處沉睡。太古天猿的心跳雖然低沉,卻帶動著此界元氣起伏動蕩。

    也正是太古天猿的心跳,才讓太古天界有了生氣。

    蟬帝的天蟬九變,已經從意識上鎖死空間。這個世界的生命,都已經陷入天蟬九變轉化的迷夢。

    山河樹木,萬物眾生,包括元氣粒子,都陷入深深迷夢。一切都在沉睡,所以此界毫無生氣。

    唯有靠著太古天猿心臟跳動,才維持著空間僅有的活力。

    敖元感應著太古天猿的氣息,感嘆著他的強大。

    同為十五階生命,他和太古天猿差距就非常大。

    不知何時,敖元耳邊已經聽到了悠悠蟬鳴,那聲音若有若無,若遠若近,空靈飄渺之極。

    他凝神聽了一會,眼皮就有點發沉。他急忙封閉感應,不在去聽那蟬鳴聲。

    敖元也知道,蟬鳴其實不是聲音,而是蟬帝的意識在波動。只要待在這個空間,就會受到影響。

    他要是在此界待久了,也會被天蟬九變所困,不知時候就會墜入迷夢。

    到是高正陽的十四階神軀堅凝無匹,不會為外力所動。蟬帝無意識散發出的力量,對高正陽不會有什么影響。

    這也是玄龍為什么把高正陽弄進來。有高正陽這個坐標,隨時都能驚醒他和應龍。避免兩人陷入迷夢。

    太古天界的特殊法則,尤其的針對靈道強者。

    玄龍和蟬帝、太古天元都有微妙氣息感應,他要是進來,更容易被此界法則影響。

    一個不好,可能就會被困在此界。所以玄龍都不愿意進來。

    敖元到是覺得玄龍太謹慎了,這位龍族最強者,就是心思太多。

    “轟”的一聲元氣震蕩,打斷了敖元的思路。

    敖元心思一動,原來高正陽已經動手了。他不禁面露微笑,小朋友到是急性子。可他再著急,也別想得手。

    他隨手一劃,打開一個空間通道。

    下一步,敖元就穿過空間通道,來到了戰場上方。

    定元針的感應敏銳之極,敖元正出現在高正陽的上方。

    高正陽正在和一只數千丈高的黑色猿猴戰斗。

    準確點說,是黑色猿猴追著高正陽亂打亂砸。

    黑色猿猴手臂極長,出手快若電光。雖然看著是亂砸,卻異常精準,每次都是對準了高正陽身軀。

    只是駕馭血神旗的高正陽更快,一道赤金流光旋轉閃耀,總在是間不容發之際躲過黑色猿猴巨掌。

    黑色猿猴的掌力剛猛之極,巨大手掌拍下去,大地就會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

    黑色巨猿追著高正陽一路狂拍,所過之處,大地碎裂,山峰崩碎。

    那轟然震鳴之勢,似乎要把太古天界都砸個稀爛。

    敖元在上方看的微皺眉頭,天猿的力量比他想象更狂暴強大。

    要知道此界其實都被蟬帝意識所統治,這些天猿都在迷夢狀態。或者說,都是處于夢游狀態。

    天猿們的意識并不清醒,只是遇到其他生靈,就會本能的出手攻擊。就是如此,那股毀天滅地的神威,依然讓敖元動容。

    單純由肉身催發的力量,比元氣變化的更直接,也更狂暴兇猛。

    高正陽也是十四階神軀,但體型上的差異,就決定高正陽力量比不上天猿。

    而且,天猿還有十五階太古天猿一絲力量。更不是高正陽可以比擬。

    高正陽唯一優勢的速度快變化多。又有血神旗在手,慢慢磨下去,總能殺死這個靈智的天猿。

    “這種天猿你要不要,你不要我可要動手殺了。”

    和黑色巨猿游斗的高正陽,突然對敖元說了一句。

    敖元有些好笑的說:“你先來,等你累了我再幫忙不遲。”

    “那我就不客氣了。”

    高正陽說著突然停住去勢,黑色巨猿大手如山猛然落下。

    高正陽伸出右掌,和從天砸落的巨猿巨掌輕輕一對。

    兩個手掌大小相差懸殊。高正陽整個人和那巨掌相比,也不過手掌上一個小小黑點。

    但雙掌交擊,黑色巨猿數千丈的龐大身軀就無聲爆成一團血霧,向后方噴涌出一個奇妙的圓錐狀。

    高正陽這一掌簡單之極,卻又剛猛之極。掌力上的絕對優勢,直接把這只天猿轟殺。

    其直接干脆,讓旁觀的敖元一下瞪大了眼睛。

    他不由自主的“呃”一聲,儒雅的臉上滿是溢出的驚訝。

    十四階天猿,這就打死了?

    敖元覺得自己可能是墜入了蟬帝迷夢,這一切都變得那么虛幻不真。

    但他又很確定,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高正陽輕描淡寫的一掌,所爆發出的力量,讓他都為之顫栗。他十分確定,這一掌落在他身上,足以把他法則本源轟個爛碎。

    再看高正陽,敖元眼中就多了深深的警惕。這個人族男子,比他猜測的要危險十倍百倍。

    高正陽似乎沒看到敖元的警惕姿態,他笑著說:“閣下可是親眼看到我打死一只天猿,到時候別忘幫我做個證。”

    敖元默默點了下頭,他現在實在沒心情說話。

    “又找到一只。”

    高正陽說著一拂血神旗,人就消失無影無蹤。

    只有那一團流轉的赤金神光,證明高正陽剛走。

    敖元看了眼還在向遠方激蕩的血霧,搖了搖頭,情況好像突然失控了。

    更遠方的應龍,還在和那只天猿苦戰。

    敖元忍不住想,如果應龍看到高正陽剛才那一擊,他還愿意比下去么?

    “轟……”

    虛空又是猛的震蕩了一下,敖元明顯感覺到一只強大生命的氣息迅速消散。

    敖元雖然才見識過高正陽滅殺天猿的威勢,這會還是禁不住嘆氣。

    十四階神軀的天猿,在高正陽手里就好像小蟲子一樣。

    同樣是十四階神軀,雙方差距為什么這么大?

    敖元想不通,就在他在那思考人生的時候,虛空又是一陣激蕩。又一個強大生命氣息消散了。

    “三只天猿都被殺了。”

    敖元突然警覺不對,要是太古天猿頭顱所化的天猿被殺,太古天猿就會被驚醒。

    敖元感應著高正陽氣息,急忙破開空間趕上去。

    等他從空間出來,正好到了高正陽身旁。

    高正陽到是很客氣,一指下方白色天猿說:“這只讓給你。”

    敖元仔細打量了眼紫色天猿,見他周身無毛,卻異常雄壯魁偉。躺在那里不時的抓耳撓腮,顯得頗有靈性。

    玄龍說過,太古天猿頭顱所化的天猿必然周身無毛。眼前這只顯然就就是了。

    他急忙對高正陽說:“這是太古天猿的頭顱所化,不能殺。殺了太古天猿就會被驚醒。”

    “哦。”

    高正陽點了點頭,“太好了,我正要見識見識太古天猿。”

    敖元聽出不對,才想出手阻止,高正陽所化赤金流光已經到了那天猿上方。

    高正陽一掌按下,那只天猿轟然粉碎。掌力所及,大地轟然塌陷碎裂。

    整個太古天界,都在剛猛無匹掌力下顫抖震蕩。

    大地深處,猛的傳來了一聲怪異又尖利的厲吼。

    敖元被那厲吼震的眼前一黑,周身元氣亂成一團,氣血逆行,識海深處的法則都嗡嗡亂顫。

    他駭然大驚,“壞了,那兇猴醒了!”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