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重生野性時代 > 511【都市劍俠】
    一輛運包裝紙箱的卡車,緩緩駛到仙酒集團的總部廠區。

    司機對坐在副駕駛的聶軍說:“宋老板家離這里不遠,就老廠區宿舍園那邊,你自己打聽一下就能找到。”

    “謝謝師傅。”聶軍推門跳下。

    這家伙腳踩著一雙旅游鞋,下身穿牛仔褲,上身是及膝風衣,背后還斜背著什么玩意兒,用布條纏得嚴嚴實實。

    送貨的卡車很快進去,聶軍走到門口問:“請問宋維揚家在哪邊?”

    門衛警惕道:“你找小宋老板有什么事?”

    聶軍說:“我是他的大學同學,前不久去游了峨眉,順便過來看看。”

    門衛仔細反復打量,有些拿不準,問道:“你有小宋老板的電話嗎?”

    聶軍說:“我的手機沒話費了,借你門衛室電話用用。”

    “打吧。”門衛不敢怠慢。

    聶軍記不住宋維揚的號碼,掏出手機又發現沒電了,只能在門衛室給手機充電。折騰好半天,終于找到號碼給宋維揚打過去:“老宋,我是聶軍。”

    “喲,聶大仙居然記得給我打拜年電話啊。”電話那頭傳來宋維揚的調侃聲。

    聶軍說:“我在仙酒集團的后大門,好像是倉庫區那邊。你給門衛說一聲,讓他指下路,今年春節就在你家里蹭飯吃了。”

    宋維揚道:“我在外公外婆家,你等著別動,我讓人來接你。”

    “好。”聶軍說。

    等電話掛斷,門衛的態度變得愈發恭敬,遞過去一根紅梅:“先生,請抽煙!”

    “謝了,”聶軍把手一攤,“麻煩再借個火。”

    門衛連忙掏出打火機遞火,同時對聶軍無比好奇。因為這家伙胡子拉渣,衣褲鞋子都臟兮兮的,甚至風衣還破了個大洞,乍一看就像是哪兒來的流浪漢。

    “你這是什么?”門衛指著聶軍的后背問。

    聶軍笑道:“竹竿子。”

    門衛顯然不相信:“竹竿還用布條纏著?”

    “一把寶劍。”聶軍實話實說。

    門衛自動腦補道:“這是送給小宋老板的禮物吧?肯定是古董字畫。”

    聶軍笑道:“你真聰明。”

    門衛給聶軍泡了杯茶,捧過去說:“先生是搞藝術的?”

    聶軍點頭道:“嗯,我是流浪畫家。”

    門衛心中的疑惑頓消:“我就說嘛,小宋老板的同學肯定不是一般人。你要不是大老板,就肯定是藝術家。”

    兩人瞎扯片刻,突然一輛轎車駛過來,停在大門口問:“哪位是小宋老板的朋友聶先生?”

    “你好!”聶軍揮手道。

    司機連忙下車,打開副駕車門道:“聶先生請。”

    聶軍也不知道客氣,大大咧咧上車,被司機帶去郊外農村。

    轉眼就到了村里,聶軍一路欣賞著鄉村景色,突然喊道:“停一下。”

    司機立即踩住剎車:“聶先生,還沒到呢。”

    “那是不是小偷?”聶軍往村道的右側指去。

    司機定睛一看,果然看到大約三百米的地方,山坡下有一棟二層自建樓房。樓房大門緊閉著,一人搭著樓梯往上爬,另一人鬼鬼祟祟的守在院壩的望風。

    二樓陽臺足足晾曬著兩桿年貨,都是臘肉、醬肉、香腸、板鴨什么的。

    那賊爬到陽臺上,用撐衣桿把年貨去下,然后飛快扔給樓下的同伙。幾分鐘時間就把東西偷完,足足兩個竹筐都裝不下,一人手里還拎著幾條臘肉。

    “等我回來!”聶軍推門而下。

    “當心危險。”司機連忙提醒,他怕聶軍出事,也跟著追上去,還從后備箱里掏出一把大扳手。

    聶軍跨步飛奔,跑到一半就驚動了對方,兩個賊立即扔下臟貨逃跑,分頭逃往附近的果林子。聶軍瞅準其中一個,不要命的狂奔追趕,彼此距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拉近。

    那是一片黃桃林,葉子幾乎掉光了,根本藏不住人。

    足足追了半個小山頭,賊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連滾帶爬的從另一邊坡地逃走。前方幾百米是一條小河,這賊估計是游泳健將,想跳河游到對岸去。

    “哎喲!”

    一腳踩空,笨賊直接從半坡滾下,至少60度以上的陡峭山體,滾到下邊時已摔得七葷八素。

    聶軍一腳蹬地騰空而起,雙臂張開如雄鷹,從半山坡上猛地躍下。這一跳就是四米多深,如果換成跑酷愛好者,又或者是武警特警,肯定會在落地是前滾緩沖。但他只是膝蓋彎曲呈半蹲裝,生生把下墜力道給扛住了,并且飛快地再次往下跳。

    笨賊暈乎乎的爬起來,正好看到聶軍跳到他身后,氣急敗壞的罵起來:“你麻痹的有病是不是?老子又沒偷你家的東西,為什么追著我不放?”

    聶軍說:“正好撞見,拿你練練手。”

    笨賊突然掏出一把蝴蝶刀,學著港片里那樣耍帥,可惜技術比較生疏,手指在甩刀的時候被夾得生疼。他也不好意思再甩刀了,握住刀柄說:“趕緊給我滾,不然捅死你!”

    “你捅啊。”聶軍特意跨前兩步,笑嘻嘻看著對方。

    笨賊嚇得連忙后退,隨即又覺得沒面子,色厲內荏道:“再過來我真捅了啊!”

    聶軍招招手:“快捅我,不同你就是孫子。”

    “麻痹的有病!”笨賊轉身就跑。

    這明顯出乎聶軍的意料,他愣了一下,連忙再次追趕。

    笨賊終于怒了,跑出幾步再次回身,握著刀子朝聶軍捅去。

    聶軍順手拉開胸前的活結,把背上的不明棍狀物體解下。他向前斜踏半步,在避讓的同時一“棍”揮出,狠狠砸中笨賊的頸側——若換成一柄利劍,直接就能把脖子給削了。

    “還是不熟練啊,距離把握不準確,差點被刀子劃破風衣。”聶軍還有閑心總結失誤。

    笨賊被砸中頸部動脈,大腦缺氧暈乎乎的,好不容易站穩腳步,聶軍已經繞到他的身后,膝蓋窩被狠狠的踹了一覺,直接站立不穩半跪在地上。

    “鏘!”

    聶軍甩開纏著的布條,那玩意兒抽出來居然真是一柄劍,只不過暫時沒有開鋒而已。他站在笨賊身后,用劍搭在對方肩上,惡趣味道:“大膽狂徒,竟敢光天化日之下行偷竊之事,還不隨我回衙門受審!”

    笨賊之前又是摔下山,又是被狠揍,本來就感覺頭暈目眩,現在更是搞不清狀況。但脖子旁邊搭一把劍還是很嚇人的,居然脫口而出:“好漢饒命!”

    “這就對了嘛。”聶軍笑著收劍回鞘,慢悠悠的用布條把劍纏好。

    笨賊以為自己遇到了神經病,而且還是那種練過功夫的神經病。在聶軍纏劍的瞬間,他再次拔腿開溜,結果剛跨出一步就被踢了個狗啃屎。

    十多分鐘后,笨賊被聶軍和司機押到宋維揚的外公家。

    聶軍還沒說話呢,在郭家圍觀的村民就笑道:“鄧三,你這是唱大戲呢?怎么還舉手投降?”

    原來這兩個賊就是本村人,平時都在沿海城市打工,過年才回到老家的。今天許多村民都來郭家看熱鬧,倆賊見一戶村民家里沒人,頓時就動了歪心思,那兩竹竿臘貨可值好幾百塊呢。

    聶軍說:“這人偷東西被我抓住了,就那邊山腳下的兩層樓房,外墻貼了暗紅色瓷磚那棟。”

    話音剛落,苦主就在現場,頓時就反應過來。

    那家的男主人還沒動手,女主人已經發飆了,揪著笨賊的衣服就開始罵街,罵了好幾分鐘臟話都不帶重樣的,最后更是連抓帶撓直接動手泄恨。

    “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笨賊蹲地抱頭連連求饒。

    負責送聶軍到村里的司機,當時追到山頭目睹了整個打斗過程。他被宋維揚一個紅包打發回廠,逢人便說:“小宋老板的朋友好牛逼,是個武林高手,隨身帶著一把寶劍。麻痹的還會輕功,十多米的山崖一跳就下去,對付持刀歹徒就跟玩一樣。我跟你們講啊,聽說小宋老板的保鏢更牛逼,少林寺出來的還俗和尚,一拳頭能把牛打死!”

    司機說這話的時候,宋維揚正在把玩寶劍,逗趣道:“聶大仙,你還真準備修煉成劍仙啊。”

    聶軍四仰八叉的躺在沙發上說:“我考研之前去了趟武當山,用睡功跟鐘云龍道長換了一套輕身法和一套太乙劍。這把劍是我花了好幾千塊錢,請人用合金鋼打造的,放在古代絕對屬于一等一的寶劍。”

    “輕身法?是輕功嗎?”宋維揚很感興趣。

    聶軍道:“可以說是輕功,但肯定不能飛檐走壁,也就是一些卸力和借力的技巧而已。”

    宋維揚問:“考上研究生了?”

    聶軍點頭道:“嗯,筆試過了。”

    宋維揚笑道:“你以后就背著一把劍在北大讀研?”

    “不可以嗎?”聶軍反問。

    “這特么是管制刀具。”宋維揚說。

    聶軍辯解道:“沒開鋒的。”

    宋維揚道:“那也是管制刀具,你小子悠著點,別一不小心把人捅死了。”

    “我有分寸。”聶軍毫不在意。

    宋維揚問:“聽你電話里說,這次去峨眉山了,有沒有遇到蜀山劍俠?”

    聶軍失望道:“別說了。武當山還有真貨,峨眉山簡直沒法看。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自稱峨眉真傳的練家子,居然是練硬氣功的江湖把式,根本沒有小說里的峨眉精髓。我找上門的時候,那個‘峨眉派掌門’正在表演劈磚頭,就差沒有敲著鑼收門票了。”

    宋維揚道:“話說,你現在真的功夫很厲害?”

    “還差得老遠,”聶軍突然興奮道,“我跟你說啊,武當那位鐘云龍道長才是真牛逼,絕對的世外高人。不對,是世內高人,好幾個大領導接見過他,人家還應邀去美國表演過。他的劍法已經出神入化,我估計再練二十年都比不上,我這次還有幸做了他的記名弟子。”

    宋維揚突然不知該說什么好,以前還不覺得,自從畢業之后,每次遇到聶軍都有一種無力感。這家伙就是一朵奇葩,讓宋維揚感覺自己穿越到了異世界,靈氣復蘇什么的了解一下。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