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臥底天工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實力大增
    揮手、走步,每一個動作都要恰當好處,都要經過計算,才能讓院子里的風卷聽話、也能讓浮塵聽話。

    又過一會兒,浮塵自己去到門外,田功揚起掃帚一揮,一團浮塵好像皮球一樣飛遠,飛到幾十米外才砰的炸開,慢慢落于地上。

    看看手中掃帚,田功回去拿了世出劍,縱身飛去火山。

    這把掃帚太輕,木柄也不合手,田功要煉制一把鐵柄掃帚……順便還要煉制鍋鏟、炒菜鍋。

    估計全天下的煉器師都沒做過這種事情,使用超高煉器技藝煉制掃帚……

    還是因為有了體悟,在煉器室待了半個月,期間不單是煉制掃帚、鍋鏟、鍋,還捎帶腳修復了幾樣法器。

    現在修復法器比以前要慢很多,但是要好很多。

    半個月后回家,一進門就被妹子們說他說話不算話,等著你做飯、掃地,你去哪了?

    “工欲善其事。”田功亮出幾樣家什。

    妹子們都震驚了:“你煉制鍋鏟?難道要拿著鍋鏟闖江湖?”

    仔細清洗,使用新鍋新鏟子做飯,還沒做好已經菜香撲鼻。

    若問在外面敲門:“都多少天了,就不知道讓一讓客人么?”

    田功愣了好一會兒:“我忘了你在外面。”

    鳳凰們互相看看:“最近我們沒出門……”

    若問很受傷:“就憑我給你的如一劍譜,吃頓飯沒問題吧?”

    “不對,你不會為了吃一口飯麻煩別人。”田功往回走。

    “嗯。”若問沉默一下:“我想看你如何修煉。”

    “成,進來吧。”田功發話,若問跟著一起吃飯。

    飯后,田功拿著新煉制的掃帚掃地,地上那一團團浮塵好像活的一樣自己飄舞漲大,若問看了好一會兒:“你好像沒使力?”

    “使了,很少。”田功輕輕揮動掃帚:“因勢利導。”

    “說的容易,做起來難。”

    田功很快把灰塵送到門外,把掃帚扔給若問:“你試試。”

    若問仔細回想了田功方才所有動作,才緩慢揮動掃帚。

    很難,真的很難。若問試了半天都不行。

    田功說話:“倆辦法,一個是堅持掃地,抱著掃帚睡,一個是先找體悟的感覺。”

    若問沉默好一會兒:“看來,我沒有天分。”把掃帚放到墻邊,他回去帳篷。

    田功想了好一會兒,走去遠處繼續感悟沙漠上的風,試著控制所有一切眼睛看到的東西。

    時間一晃而過,眨眼過去一年多。

    若問一直沒能領悟到那種感覺,白白浪費一年多時間。

    在這一天,若問拿一柄竹劍挑戰田功。

    田功以掃帚對敵。

    這一年來,田功修為沒有增進多少,但是實力變得超級強悍。

    不論若問使用什么樣的招數,一定會帶動空氣,一陣空氣波動涌過去,田功可以提前感知到。努力修煉許久許久的本領終于派上用場,輕易避開若問所有招式。

    若問不服輸,足足拼了一刻鐘才停下:“我打不過你。”

    “很正常,我是黃金一。”

    “和修為無關,你才學劍多長時間?”若問扔掉竹劍:“再見。”連帳篷也不要了,轉身就走。

    “你去哪?”

    “回去。”若問回頭看眼:“幫我把帳篷收起來,謝了。”身影如煙般消散。

    田功嘆口氣,收起帳篷放進庫房,出來跟妹子們說話:“我好像傷了他的自尊心。”

    “你還傷我們了。”

    “給你們做飯,天天收拾院子,也能傷到你們?”

    “你不修煉就黃金一,我們天天苦練還是白銀。”

    “誰說我不修煉的?”田功琢磨琢磨,天天感受風、塵土、火焰,也該換個樂趣了。

    查了查空間法器:“我出去一個月。”

    “又跑!”沒有人做飯,妹子們當然不樂意。

    田功去煉制新的戰甲。

    對世間萬物都有所了解之后,即便是沉重鎧甲穿在身上,他也會利用鎧甲重量、風的力量、以及自身靈力,讓鎧甲變輕,同時也方便行動。

    只是這樣的鎧甲總有不便,很多連接的地方、或是鎧甲凸起處會影響行動。田功要煉制一個能夠完美配合他功法及劍法,不影響行動,甚至還會提升戰力的鎧甲,如同登仙石一樣。

    從鞋子到頭盔,每一個地方要仔細計算,都要算了又算,還要畫圖。

    前期工作就用了一個月時間,簡單煉制一件試驗品。經過試驗后,再加上法陣,還要配上劍法使用,將試驗用的護甲一點點完善……又耗去一個月時間。

    就在他準備正式煉制鎧甲的時候,似乎聽到鳳凰們在喊他?

    開門出去,回到火山口,一眼看見五個全副武裝的鳳凰妹子。

    “怎么了?”田功有些驚奇。

    “殺人了。”

    “殺人了是什么意思?”

    “有一伙沙盜發現到咱們這個宅子,被我們殺了,但是跑了一只鷹。”

    “什么時候的事?”

    “剛才。”

    田功笑道:“回去。”

    “不帶我們下去看看?”

    “下面?地牢一樣,你想去地牢?”

    “那算了。”妹子們和田功回家。

    地棚有幾處壞損,院墻也被撞了幾下,院門前倒著二十多具尸體,周圍是二十幾匹駝馬。

    搜身工作肯定是田功來做,全部搜刮一遍,扒光衣服,用空間法器裝起尸體往東去。

    通過對空氣的體悟,現在的田功好像神一樣能夠駕馭空氣、也是駕馭風,那速度快的,嗖的一下便是不見蹤影。

    找到一處有野獸糞便的地方,丟出所有尸體。再飛出去很遠挖坑,埋掉衣服。

    武器和駝馬留下。

    因為這個原因,田功繼續東飛,尋個城市買了很多很多牧草,自然也要采買許多蔬菜肉類。再滿載而歸。

    把駝馬和戰馬安置一處,在院子后面重新修建馬廄。順便修繕院墻、地棚。

    還是妖獸們比較自由,哪里都是家。

    因為突發事故,田功留在家中修煉,直到十幾天后,高天上有一只雄鷹繞著這片地方盤旋。

    終于要打仗了。

    田功琢磨琢磨,提著世出出門:“你們留在家里。”

    “為什么?”

    “我要修煉。”田功單劍走向雄鷹飛來的方向。

    不到一刻鐘,從那個方向跑來一百多騎駝馬。

    田功有些意外,竟然有這么多沙盜?

    田功慢慢走著,很快被百騎駝馬圍住,一個包著頭巾的大胡子大聲問話:“你是誰?在這做什么?”

    “你們是沙盜?”

    “殺!”大胡子一聲喊,有兩騎駝馬沖上,馬背上兩名大漢各舉著一柄快刀。

    田功還在往前走,忽然之間好像融進這片空氣里、融進風里,身體竟然不合道理的飄起來。

    兩騎駝馬快速沖來,馬上大漢手起刀落……田功卻在兩柄刀鋒中間輕輕閃過。

    按道理躲不過去,兩把刀之間的距離很近,將將能塞進一個拳頭。可是很不可思議地,田功就是從一個拳頭那么寬的地方飄了過去,跟著十分隨意的輕輕揮手,兩道血箭沖天而起,兩個大漢人頭落地,身體跟著也是落地。

    這是高手!

    大胡子知道麻煩了,大喊一聲帶頭沖上。

    他想群毆磨死田功,不只是刀,還有槍、斧子、弓箭、弩箭、飛刀,以及抹了毒藥的弩箭、飛刀。

    可惜就是打不中田功,不論多么密集的攻擊,田功總能輕易閃避過去,再是很隨意的揮動手臂,就是一條人命被終結掉。

    也就十幾個數的時間,田功好像柳絮在狂風中飄舞,在飄舞的同時順便殺了三十多個沙盜。

    遇到高手了,是真正的高手。

    大胡子已經死了,作為最先沖上的勇敢者,早早被結束性命。

    發現田功如此剽悍,二頭目發一聲喊,剩下的八十多人齊齊逃跑。

    他們擅長逃跑,刷的一下,除去東面方向,八十多人散開,向各個方向逃跑。

    遠處的鳳凰妹子著急了,沙盜該死,怎么可以讓他們逃掉?一個個騰身而起……

    沙盜中也有高手,發現到還有五個會飛的幫手,有十幾個沙盜凌空飛起,嗖的竄向各個方向。

    五個妹子馬上兵分五路,同時大喊一聲,院子里那些妖獸也出來了,好像看到美味佳肴一樣沖向沙盜。

    田功有點遺憾,他想一個人解決沙盜,不過既然有幫手了,便是飛身去追跑最快也是跑最遠的沙盜。

    比風還快,嗖一下飄去前方,田功好像個陀螺一樣,打著轉來到一名沙盜身后,世出輕輕一刺,借著對方身體的輕微反震之力,田功收劍后退,打著轉的瞬間飄去另一個方向的另一個沙盜身后。

    鬼魅不過如此,在天上東飄西蕩,隨意奪取性命。

    在這片天地中,只要有人拼命逃跑,就一定會震動大地、震動空氣,田功的敏銳感覺幫助他確定沙盜位置,黃金戰神的實力也是終于得以展現一下,全力施為,沒多久便是殺死十七個跑最快跑最遠的沙盜。

    五個鳳凰加上九頭妖獸,輕易擊殺其余沙盜,只是追逐的有些不爽。

    等殺光所有人之后,妹子們一勁兒抱怨田功:“明明能很快殺死,偏要玩追逐戰,無聊!”

    田功笑著回話:“我去把尸體帶回來。”

    于他來說,當真是萬般皆修行。田功在追逐戰中還能有更多領悟,全力奔跑后,如何讓自身力量沒有一點浪費,催動空氣變成助力,能讓他飛的更快。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