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瘟疫醫生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夢中的老人
    沙沙,海浪聲傳來。

    顧俊看了看周圍,回頭能看到身后是一片茫茫的海面,這里是個島嗎?

    腳下的泥土非常枯涸,四周荒涼破敗的樹林,有著重重的陰影。

    風中飄傳而來一股呼喚聲,低沉迷亂,喃喃碎語。

    他往朦朧的前面走去,神智似乎是清醒的,又似在迷糊當中,走進了那陰森的樹林,樹木不管有多高大全都枯死一般拉垂著枝葉,毫無生命力的影跡。但他好像看到那些枝葉之間,有什么在蠕動……

    當他穿過這片樹林,就看到前面的山腳下有一棟古宅矗立在那里,那棟古宅看著是木制的,造型非常奇特,不是他見過的任何一種建筑風格,也不是異文文明的感覺。

    它的造型就像什么異怪生物的尸體一般,古老而敗落。

    就在古宅敝開的大門口前面,有一道身影站在那,穿著黑色的衣服,望著這邊來。

    顧俊繼續走了過去,呼喚聲漸漸停下了,距離那身影還有十來步的時候,他看得清楚對方的面孔,那是一張老人的臉,每一處皮膚都皺巴得像是干尸,像死過了很多次。

    老人的眼睛里一片混沌,讓他想起了惡夢病初期患者手術中譫妄時的眼神……

    顧俊又走近幾步,老人像是打量了他一眼,那片混沌似有變化,對他緩緩說道:“你來了。”

    我們認識嗎?顧俊發不出聲音來,只能看著老人轉過身,往那棟古宅里走去。

    但這時候,他驟然想起自己從姚指揮那里知道的一個情況,每位惡夢病患者的惡夢中都會出現一個老人……像有電流在他身上疾竄而過,他猛一下清醒了幾分,一股深寒也涌上心頭。

    我這是在那個惡夢中?

    這個老人是……

    顧俊感到周圍的景象在搖晃起來,夢境要崩塌了……他抓緊著像掙脫鬼壓床那樣不斷掙扎,就在老人半邊身子走過了大門的時候,他終于喊出了一句話:“老狗叔!?”

    那個老人的腳步微微頓了頓,卻沒有回頭,繼續往古宅里走去,淹沒在黑暗當中。

    “老狗叔,是你嗎?是你搞的惡夢病?這都怎么回事?”

    顧俊急忙地要追上去,可這時候猛然的渾身一沉,眼睛就睜瞪了開來,景象一下全然不同了。

    上方是天花板,周圍是昏暗的宿舍臥室,剛才那是個夢……

    顧俊睜著眼睛一時間一動不動的,茫然泛過心頭,我做了那個惡夢?

    過了一小會,他深吸一口氣,才伸手去按了按房間天花燈的開關,四周明亮了起來,他拿過床頭柜上的手機看了看,感覺只睡了一會,卻已經是凌晨三點了。

    手指點開了通訊錄,從秦教授、姚指揮、通爺的名字都掠過,最后打給了吳時雨。

    她的雙胞胎理論有些夸張,但他們倆確實有著訓練出來的超感聯系。

    嘟嘟了好幾聲,通話才被接通,傳出一把懶困的女聲:“啊,你不知道很多殺人事件的起初都是擾人清夢嗎?”

    “時雨,你剛才有沒有什么異感?”顧俊立即問道,“你剛才夢到什么?”

    “夢到在睡覺,剛要睡著就被你叫醒了。”

    “我好像……做了那個惡夢。”

    “啊?”吳時雨頓時一聲驚呼,“不要告訴我!”

    但她馬上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哦完蛋……就知道半夜的電話沒好事,還不趕緊找通爺?”

    顧俊聽她鬧了鬧,心里卻是松了很多,倒不怎么慌了,“吳時雨,其實你是個康樂部人才。”

    “告訴過你的,康樂部一直是我的夢想。”吳時雨無奈道,“快找通爺啊。”

    結束了與吳時雨的通話,顧俊便當即給幾位領導都打過電話。

    不多時,就有幾位行動人員來到宿舍,把他帶去了心理樓12層的惡夢病研究中心。

    這里又有研究人員在通宵達旦,眾人還不知道他的狀況,但保密的高層會議室里面氣氛沉重,坐在會議桌邊的秦教授、會議屏幕上不同影像中的姚世年和通爺,大家的面色都不好看。

    顧俊是一份希望,是研究咒術的關鍵人員,也是他們對抗這個病的主要力量。

    昨天那場腦白質切除術,如果沒有顧俊,還不知道要傷亡多少人,亦不會取得現在的實驗結果。

    如果連他也倒下了……

    可是顧俊并不知道那個夢的詳細內容啊,怎么也會發病?只是類似的夢吧?

    然而眾人的這份僥幸,被顧俊的講述一點點地粉碎,大海,荒島,老人……這就是那個夢。

    之前顧俊先說的自己在解剖室看到巨人觀幻象,他們也沒有頭緒,是這個的關系嗎?還是患者的精神攻擊導致?

    “然后老人對我說,‘你來了。’”顧俊又道。

    這頓時讓秦教授他們面面相覷,聽他講完了始末后,有一份希望重燃起來。

    “阿俊,你的夢和患者們的不完全相同。”秦教授仍是滿臉嚴肅,“老人對患者們是說出一個數字,到目前為止,我們一共統計到有三種數字出現,74,31,12。之后患者就會驚醒,感到口干舌燥,有強烈的喝水需要。大概一分鐘后還會聽到敲窗聲,即使在沒有窗戶的房間,他們還是能聽到,我們推斷那是他們的幻覺。”

    “我沒口干舌燥,也沒聽到敲窗聲。”顧俊明白過來了,自己這不是典型的狀況。

    你來了?為什么是這句話,為什么好像老狗叔認識他一樣……

    “會不會是新型、亞型的惡夢?”姚世年也沒有樂觀,“針對像阿俊這種高靈知、高精神力的人?”

    這么一說,他們在座的各位身處東州的都有危險,會議室里又沉重幾分。

    “我覺得不是。”通爺的眼神卻顯然另有想法,“阿俊這小子就不是個普通人,跟我們也不一樣。他有我們沒有的一些天賦,以及出身。他進入了那個夢,不一定是誰要吞噬他精神,可能有著其它的原因。”

    是與不是,什么情況,再過幾天才能知道。

    但他們不能只是等著好運或厄運的降臨,該做的事情就要繼續做。

    “你對那些數字有什么想法?”秦教授問顧俊。

    姚世年知道這不是醫生們的專長,研究所已經試過各種的推測了,都不能有什么確定。

    “這好像……”顧俊望著會議屏幕顯示的三組數字,那個夢境隱現眼前,也因為一些童年往事。

    對于這些數字,他有了一種感覺。

    機器人瓦力說

    第二更,求票票啊啊!感謝飄起一堆泡泡打了500金幣,落花阿薩、月詠love、永恒篇章無盡宇宙、武耑、丿煌煌、AlexDing各打了100金幣!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