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小說 > 從前有間廟 > 第一百三十九章:不勝不敗
    “嘩!”

    兩人身形不約而同齊齊離了海面。

    卻是已戰到了空中。

    遠方東島眾人早已被如此聲威驚動,一個個冒著暴雨窮極目力眺望而來,觀者無不悚然動容,相顧駭然。

    別人不知他們又怎會不知,往昔所見谷神通對敵何曾如此僵持過,更是極少拳腳往來,但凡氣勢一出談笑之間敵手便已敗退,方才有天下無敵一說。

    可現在,二人往來如電已斗數十上百招,島王久戰不勝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只因那神秘青年手段變化莫測,即便谷神通能洞察先機,短時間也自然難以拿下。

    好邪的人,好邪的刀。

    不知為何,谷神通與此人爭斗竟破天荒的生出一種車輪戰的感覺,唯有與之交手方才感覺分明,雖然人仍是那人,可對方七情逆亂,眼中神韻卻騙不了人,時悲時怒,時喜時哀,時而癲狂,時而憎恨,不光如此,他招數也隨之變化,手上勁力更是每每不同,剛柔,快慢,虛實,簡直難以揣摩,就像是不停地換著人。

    這種武功,實在太過不可思議。

    但他也明白了對方的目的,這是在借他的手磨煉己身啊!

    陡然,兩人僵持之下。

    “喝!”

    狂喝之中,忽見姬神秀一掌迫開谷神通背后一道墨青匹練應聲飛出,匹練如影,尚在半空便被一只大手沉穩一擒,順勢當空斬下,刀影霎時橫貫人間。

    谷神通似有察覺,他洞悉先機,早作準備,右手竟然也是一并,凝氣為鋒,如刀劈下,裂海斷潮。

    “轟~”

    海面上,立見兩道十數丈長的可怖豁口相遇,碰撞處,一條巨大水柱轟隆炸起,兩側接連驚爆不絕。

    不分先后,兩人踏水柱再起。

    姬神秀忽刀鋒一轉。

    “給我散。”

    卻是向著天空揮了一刀,如分出一條長河,雨幕立散,欲要把這烏云劈開。

    可那谷神通仍是不落于后,他揮袖連拂,虛空中,只見一股股螺旋氣勁紛紛涌上,二者一遇,刀氣登時消弭。

    又是無功而返。

    “好一個洞悉玄機,好一個無法不破。”

    姬神秀長吐出一口濁氣,手中刀卻是脫手而懸,被他虛握于空中,腳下水柱雖到盡頭卻未墜下,而似涌出的噴泉,承載著他的身子。

    他體內刀勢一起,立見方寸風雨陡然黏附而來,像是飛蝗般盤繞不墜,而后融為一條水龍,可馬上他柔和的臉上竟是化作怒目猙獰之容,天地間再起一條水龍,怒容轉悲,再起一條,悲容轉喜,又是一條水龍……

    七情轉盡,姬神秀似已演盡世間百態,虛空長刀一震一豎,但見七條盤繞水柱霎時由七化一。

    天地精氣入體,姬神秀眉心悄然閃過一抹攝人鋒芒,旋即隱藏不見。

    他低聲道:

    “小心了!”

    腳下水柱崩塌,姬神秀的身子卻久滯不落。

    長刀一豎的瞬間便自虛空斬落,難以言喻的一刀,仿佛昏暗的天地間驟然多出一輪青月,橫亙在汪洋之上。

    蓄勢看似雖長,實則極快。

    刀還未落,勢已先行,只見方圓周遭風雨齊齊一沉就似時間變慢,一切都在停滯,空氣凝滯如沼,腳下海面更是平如鏡面,難見漣漪。

    刀鋒一落,那合一水柱陡然化作一顆巨大水球,將海面壓出一巨大溝壑橫推向谷神通,可飛出不遠,水球轟然一分為七,七條水流奔騰而出化作七勢刀意,如群龍互噬,首尾相連,欲要把谷神通撕個粉碎。

    所過之處,水中魚兒無不紛紛化作一蓬蓬濺開的血花。

    毫無意外,谷神通早已騰空而起,體內“鯨息功”一催,他雙掌齊運,左手乃是“生滅道”凝勁推出,以功力如磨欲要消磨此刀之力,右手則是再施“滔天炁”,掌力之下,只見右側一股巨浪如受牽引,竟自海水中分了出來,去勢兇猛,撞了上去。

    二者甫遇。

    “轟!”

    赫聽一聲巨爆。

    如天雷勾動地火,轟傳數里之遙,方圓幾近數十丈海面轟然炸裂,海水紛紛擺脫了大海的束縛,竟是倒起于天地。漫天垂下的風雨更是紛紛逆流向上,足足持續了三兩息方才恢復正常。

    遠方東島觀戰之人無不心頭狂跳,他們自然已經明白,這世上除了萬歸藏、谷神通以及魚和尚外,終于又多出一位絕頂人物。

    但他們現在想知道的卻是此戰的勝負,一個個無不瞪大了眼睛伸長了脖子,恨不得飛過去。

    半晌。

    海水落盡,海面又恢復到了之前的樣子。

    風雨依舊。

    谷神通立于海面上,寬袍濕了大半,渾身滴著水,他笑道:

    “一刻已過!”

    一刻已過,雨還未停,言外之意無疑是姬神秀輸了。

    而他對面不遠處姬神秀則是神情平和的指了指天空,他邪氣已斂,同樣和落湯雞一樣,點頭道:

    “不錯,一刻已過。”

    言語之中沒有半點認輸的意思,輸?他雖未贏,卻也沒輸。

    谷神通抬目看去,赫見那天空烏云中竟然不知什么時候憑空多出來一個巨大的豁口,烏云散去。

    一刻已過,卻也不再會是三刻雨歇。

    不敗不勝。

    谷神通平靜的看著慢慢皺起了眉頭,目露不解如有疑惑。

    “莫不是剛才碰撞余波所致?”

    戰到此時,以平局而終儼然算是個最好的結果了,畢竟以谷神通的實力他身負“天子望氣術”已是立于不敗之地,而姬神秀手段亦未盡出,除非二人狠下殺心,搏命拼個你死我活,否則,想要分出高低,太難。

    不過,這也是在姬神秀意料之中,他所為也只是為了試一試此間虛實。對方既已能窺天地氣機,看來,立那煉虛當真不遠了。

    “想知道?下次吧!”

    姬神秀反手將長刀歸鞘,言下之意絕不會只此一戰。

    他走到那塊安然無恙的浮冰上,只見如此大風大浪,毛球竟然還是波瀾不驚的趴在上面,像是睡著了。

    “走了。”

    一把將其扛起,在谷神通沉默的注視中姬神秀朝著西面踏浪而去。

    不多時,云收雨散。

    ……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