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武俠小說 > 主神競爭者 > 第205章招降馮異!(第一更)
    輪回多個世界,長達五百年的壽命,讓劉秀性格上變得老成、穩重、睿智、保守。

    在三國大戰時,各個戰役看似冒險,其實都是以強兵打弱旅,或者是人多打人少。從來不會為了裝逼,進行戰略冒進;

    在三監之亂時,平叛的主力是周公、召公,劉秀只是打醬油而已,裝逼的事情,還是讓年輕人去吧,他是老人家了,需要裝逼了。

    在秦國任務世界,他是最失敗的秦始皇,對楚國外戚妥協,對呂不韋妥協,只是修補了長城,碉堡推進,沒有建立秦始皇陵墓,沒有建立阿房宮,也沒有修馳道,也沒有郡縣制到底,革命到底,只是郡國制,走了中間路線。

    比起那位激情飛揚,霸氣無比的秦始皇,無疑是綿軟,最失敗的秦始皇。可那又如何,裝逼不能當飯吃,激情不能當飯吃,霸氣不能當飯吃,終究是要靠糧食吃飯,靠妥協和平衡治國。

    能不裝逼,就不裝逼!

    小孩子才去裝逼,老人家從來不裝逼。

    至于千古一帝,絕代君王,雄才大略,英明神武,封狼居胥等等,誰想要誰去要,他不要。

    “原來,我已經五百多歲,已經是老人家了……已經懶得去裝逼了!”

    劉秀苦笑道。

    隱約之間,已經想到大哥的結局,性格決定命運,什么樣的性格決定什么樣的命運。

    …………

    昆陽之戰后,從大局上來看,大周王朝滅亡了,主力盡數跑到了洞天中,消失不見了;可從局部來說,在各地還是維持一定軍事力量,還是比較強大。

    劉秀回到前線,整頓了兵馬之后,不斷向北擴展勢力,試圖打開攻擊洛陽的通道。

    昆陽之西北方向一百多里有個父城縣,是通往洛陽的必經之路,劉秀決定攻取這里。

    但出乎意料的是,劉秀在這里遇到了守將父城縣令苗萌的頑強抵抗,久攻不下。劉秀派人一打聽,才知苗萌本人并不擅長軍事,具體負責指揮守城的是一個名叫馮異的掾吏。

    馮異,字公孫,就是父城縣本地人,在潁川郡做了掾吏,職責是守衛潁川南部的父城、襄城、郟縣等五個縣。自從舂陵起義軍攻占南陽后,特別是昆陽大戰之后,潁川舉郡震駭,馮異見情勢危急,就與父城長苗萌聯合守城,全力抵御漢軍的進攻。

    劉秀連續進攻了幾次,還是失敗了。

    罷了!

    退兵吧,攻擊其他城池!

    劉秀不頭鐵,能打就打,不能打,就是離開。

    …………

    “綠林軍退去了!”

    馮異松了一口氣,很快走出城門,開始巡視附近的州縣。

    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大軍之后,必有兇年。

    行走在附近的村莊,馮異驚奇發現這一支綠林軍是有些特殊,所過之處,公平買賣,百姓安定,不受侵擾。

    在巡視到京車鄉時,忽然遭遇一股綠林軍,措不及防之下,

    綠林軍,措不及防之下,馮異被活捉了。

    軍隊撤離而去,劉秀正在籌劃下一部方案,忽然帳篷打開,馬武走進來說道:“將軍,這次運氣好,出去巡邏,正好遇逮住了馮異!!”

    說著,馮異被捆綁著,帶到營帳中。

    劉秀詢問著,馬武回答著。

    馬武只是按照慣例巡邏而已,可竟然遇到馮異,還將他給抓住了,很是好運。

    劉希道:“馮將軍,運氣太差了!”

    “吾被將軍抓住,是我運氣不好,愿賭服輸,將軍要殺就殺,至于投降是不可能的,忠誠不侍二主,好女不嫁二夫!”馮異說著,閉上眼睛,閉目等死。

    劉秀沉默著,一言不發。

    抵抗者死,對于死硬分子一向格殺勿論。

    揮手之下,馮異被關押了起來。

    謀士馮孝道:“將軍,馮異為吾之堂兄,有大才,若是能歸順,必有大用!”

    丁綝也是開口道:“馮異文武雙全,才學出眾,為衛青之才。漢武帝得衛青,而破匈奴;將軍得馮異,必能縱橫一方!”

    呂晏道:“馮異之才,殺之太可惜!”

    馮孝是馮異的堂兄,丁綝、呂晏二人與馮異不僅是同郡鄉黨,而且是多年的好友。三人聲稱:馮異乃天下奇才,萬萬殺不得!若能收降此人,將來必有大用!

    劉秀說道:“好女不嫁二夫,想要讓一個寡居女子,貞烈的女子,出軌私奔,太難了!”

    馮孝道:“卓文君寡居,品行高潔,不為外物所動,可還是被司馬相如所迷,不惜私奔,縱然是家徒四壁,可還是彼此恩愛!將軍之才,又豈會比司馬相如差!”

    劉秀道:“你們可前去勸說馮異!”

    三人立刻大喜,躬身感謝。

    三人離去了,前去勸說馮異,只是半天后,三人再次出現,卻臉色陰沉,沒有一絲歡喜之色。

    馮孝道:“馮異性格倔強,說君擇臣,臣亦擇君王。”

    點頭著,到了牢獄當中,親自召見馮異。

    到了牢獄當中,劉秀見到馮異,說著起兵的道理,為何而起兵,說得翩翩如生,感人肺腑,又是問道:“馮異,你可愿意歸降!”

    馮異聽著,卻是不以為意,聰明人很難被忽悠住。

    馮異道:“劉將軍以大義感召,馮異豈敢不從命!只是家有老母,年事已高,需要人侍奉。現在您用馮異,不過用一個匹夫而已。如果將軍放我回去,我愿勸說縣令,奉上五城以降!”

    劉秀道:“好!將軍想要離去,那就離去吧!”

    說著,親自為他解開繩索。

    馮異道:“將軍就不怕我反悔,一去不回,若是我坐鎮父城等地,將軍難克!”

    “給他人機會,也給自己機會!將軍是孝順之人,不會行不義之事!”劉秀淡淡道:“據說,當初王翦破趙時,遭遇李牧,連續對峙一年,不能破敵。王翦施展反間計,趙王中計,李牧被誅殺,趙國由此而滅亡!”

    “即便沒有反間計,趙國也是必滅無疑。一年對峙,不能破敵;那就對峙三年,李牧必死。大勢面前,區區李牧豈能抵擋!”

    “借著大勢而為,豬都能飛起來,敗家子能成為千古一帝,小混混能當明君,富二代能成興才大略,乞丐能當皇帝……可若是逆勢而為,縱然是有經世之才,也只是炮灰而已!”

    馮異沉默了,回去后,果然沒有失信,勸說父城縣令苗萌說:“綠林軍多數將領,都是江洋大盜,只知道橫行劫掠,禍害百姓,唯獨劉將軍所部絕無虜掠,從不驚擾百姓。觀其言,聞其行,絕非庸人,值得信任!”

    苗萌點頭。

    次日,兩人率軍投降,劉演輕易得父城、襄城、郟縣、成安、臨潁等五地。

    緊接著,他又率部拿下了潁陽,聲威大震!

    這天,正要繼續揮師北進之時,一個驚天噩耗從后方傳來:大司徒劉縯獲罪被殺了!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