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神圣羅馬帝國 > 第二章、奪權第一步——金本位改革
    進入1855年過后,奧地利政府的經濟會議就多了起來,除了處理不良資產外,更重要的還是幣值改革。

    不同于繼位之初,奧地利的金銀儲備不足,政府的經濟工作重心就是穩定幣值。

    近東戰爭中,通過對俄貿易大量的金銀流入了奧地利,金銀儲備不足的窘迫局面已經得到了改善,金本位改革的必要條件已經具備。

    貨幣改革涉及到的范圍太廣了,不是弗朗茨一拍腦袋就可以做出決定的,內閣政府已經進行了多次論證,依然沒有能夠達成一致。

    現在大部分國家都采用的是金銀復位制度,要不就是直接用金銀充當貨幣,金本位國家還是很少的。

    政府大樓內,支持金本位制度改革的,正在和主張金銀復位制度的進行辯論,這是奧地利最后一次辯論了。

    那一方的觀點能夠獲得勝利,那么未來一段時間內,奧地利就將實現什么本位制度。

    孰優孰劣,實際上并不于制度本身。最適合的才是最好的,不同的時間段采用不同的本位制度,才是最佳的選擇。

    為了避免太過超前成為烈士,弗朗茨把最終的決定權交給這個時代的精英,這些專業人士的判斷,總比他這個外行要強得多。

    弗朗茨囑咐道:“本次會議只是討論貨幣本位制度,禁止牽扯任何不相關的話題,禁止人身攻擊。

    請大家思考清楚了再發表意見,你們的意見將決定新神圣羅馬帝國未來的命運,必須要綜合考慮各方面因素。

    首相,你來主持會議。”

    吵架的事情,還是讓手下的小弟們上吧!

    如果是說服內閣大臣,弗朗茨還不介意偶爾親自出馬。現在這種公開場合,皇帝親自下場辯論,就太沒有氣度了。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這次貨幣改革自然不會那么單純,不然弗朗茨也不會這么早提出金本位改革。

    貨幣改革更深層次的用意,還是統一新神圣羅馬帝國的貨幣,收攏各個邦國的鑄幣權。

    奪權的時候到了,向來小心謹慎的弗朗茨,這會自然是注意吃相的,面子上的尊重先要給足了。

    直接生硬的把奧地利貨幣變成帝國法定貨幣,顯然是不可取的。弗朗茨想要的是一個團結一致的帝國,可不是矛盾重重的帝國。

    現在借著本位制度改革的機會,發行新貨幣代替各國原來的貨幣,就是為了照顧大家的感情。

    反正不管最終的結果如何,鑄幣權都會被中央政府收走。

    費利克斯首相回答道:“是,陛下!”

    聽頓了一下,又說道:“新神圣羅馬帝國貨幣本位會議,最后一次擴大會議現在開始,各位代表親按照順序發言。”

    參加會議的人不少,有資格發言的人卻不多,除了內閣諸位大臣外,就只有各邦國代表有資格發言。

    符騰堡、薩克森、法蘭克福、黑森、倫巴第、巴伐利亞各一人,奧地利代表四人。

    這是按照每一千萬人口產生一名代表(不足的四舍五入),每個邦國不低于一名代表的原則,由各邦國政府任命代表。

    這是弗朗茨親自設計的制度,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避免人多嘴雜,拖延了會議時間。

    最后的會議結果,由各邦國代表和五名內閣大臣共同投票決定。好吧,這就是政治作秀,一共十五人可以參加投票,其中十一人由弗朗茨是親自任命的。

    法蘭克福代表漢斯開口說道:“諸位,金本位制度并不是不好,問題是我們國內黃金的產量跟不上商品的增長速度。

    按照目前國內工商業的增長速度,我們每年至少需要增加十幾二十噸的黃金儲備,才能夠發行足夠的貨幣,保障經濟的正常運行。

    而目前新神圣羅馬帝國每年的黃金產量,僅僅只能滿足四分之一,剩下的缺口怎么補足?

    靠對外貿易,從國際市場上收購黃金么?

    近東戰爭已經結束了,這種戰爭財的機會一去不復返,在國際貿易中要獲得這么大的順差,幾乎是不可能的。

    為了保障國內經濟的發展,繼續實施目前的復位本位制度,才是最適合我們的。”

    按照現在奧地利的幣值折算,這意味著年貿易順差要達到一千四百萬盾,顯然這只是理想數字。

    實際上,想要兌換成黃金運回本土,用來當做發行貨幣的儲備金,這個難度會更大。

    巴伐利亞代表榮格勒反對道:“漢斯先生,你太多慮了。黃金產量不足,又不是沒有辦法解決。

    既然廢除了金銀混合本位,我們儲備大量的白銀就不需要了,完全可以拿著這些白銀到國際市場上購買黃金。

    目前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是復位本位制度,用白銀兌換黃金幾乎不存在任何障礙。

    實在不行,我們還可以放大杠桿比例,只要政府的信譽可以保障,國際貿易中不出現逆差,造成黃金外流,通貨膨脹就不會發生。

    無論是金本位還復位本位,歸根結底最后都是靠信譽,政府要是沒有足夠的信譽,除非直接使用金銀當貨幣。

    況且,復位本位制度并不是那么美好。表面上來看多了白銀做儲備金,我們可以印發更多的鈔票。

    可實際上,我們都清楚金銀比價隨時都在發生變化。一座新的金礦、銀礦發現,就足以改變市場上的金銀比價,從而給貨幣市場帶來強烈的波動。

    在復位本位制度下,貨幣市場時常發生波動,隨時可能發生的幣值變化,嚴重影響到了國內商業貿易的發展。”

    兩人幾乎把兩種本位制度的優劣都說了出來,如果有足夠的黃金儲備,自然是金本位占優勢。

    反之,就只能湊合著用金銀復位本位了。信用本位考都不用考慮,這個年代根本就行不通。

    國際貿易結算的時候,好好金銀結算方式不用,誰會認“信用”啊?

    總不能用單純的銀本位吧?誰都知道目前世界上的白銀產量逐年增加,金銀兌換比例呈下跌趨勢。

    如果采用銀本位制度,貨幣市場是穩定了,不過是穩定的處于長期貶值狀態。

    現在這個速度還不怎么快,到了19世紀末期,越來越多的銀礦被發現,到時候貨幣還不血崩?

    薩克森代表弗蘭克開口問道:“諸位討論這個問題前,我們是不是要搞清楚,現在政府手中有多少金銀儲備?”

    “新神圣羅馬帝國中央政府加上地方政府,黃金儲備總量是382.6噸,白銀儲備總量是8728.9噸。”財政大臣卡爾回答道

    這個數字有些出乎眾人的意料,很多人都不知道新神圣羅馬帝國居然已經有這么多黃金儲備了。

    這沒有什么好奇怪的,自從弗朗茨繼位過后,奧地利政府就下意識的開始增加黃金儲備。

    具體來說就是對外結算的時候,盡可能的減少黃金支出,改由白銀支付。反正金銀復位本位制度下,各國政府對黃金白銀的態度一樣。

    近東戰爭中,俄國人給奧地利又貢獻了大量的金銀,增加了奧地利政府的金銀儲備。

    在新神圣羅馬帝國的金銀儲備中,奧地利政府就占據了百分之九十的份額,自然就提高了國內的黃金儲備量。

    這些黃金看上去很多,實際上進行金本位改革過后,也僅僅只夠前期使用,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這個儲備金還需要繼續增加。

    這個年代的黃金總量有限,各國實施金本位改革前,大部分黃金都以奢侈品的形式在民間保存。

    聽到這個好消息,主張進行金本位改革奧地利代表于爾根開口說道:“我們的黃金儲備量已經不少了,如果現在進行金本位改革,還可以在民間收購黃金。

    目前各國大都是實行的金銀本位制度,我們提前進行金本位改革,還可以趁機用白銀兌換一批黃金回來。

    一旦各國都開始貨幣本位改革了,喪失了貨幣地位的白銀,價格勢必要發生大跌,最后估計連現在三分之一的價值都保不住。

    從長遠發展的角度來看,穩定幣值至關重要,英國人最先踏出了第一步,如果我們不跟上的話,后面就要吃虧了。”

    金本位制度本來就是英國人提出來的,早在1823年英國人就開始搞金本位了,他們擁有足夠的海外殖民地,從殖民地上開采出來的黃金足以支撐他們實施金本位。

    這一點歐洲大部分國家都無法做到,盡管大家知道金本位的好處,在沒有足夠的黃金儲備下,都不敢冒然跟進。

    金銀復位本位制度就是黃金儲備不足情況下的代替品,如果新神圣羅馬帝國進入金本位時代,那么同樣也繞不開這個話題。

    法蘭克福代表漢斯搖了搖頭說:“貨幣改革事關重大,一步踏出去再想要收回來,付出的代價就不是一星半點兒了。

    就算是現在我們在國際市場上掃貨,能夠獲得的黃金數量也有限,能夠兌換個百八十噸回來,就非常不容易了。

    金本位制度建立了,前期的我們可以支撐。但是在十年后、二十年后、甚至是更久,當我們發現黃金儲備不足的時候,又該怎么辦?”

    聽了漢斯的解釋,弗朗茨總算是明白了為什么他們會堅決反對金本位改革了,歸根結底還是黃金儲備不足。

    新神圣羅馬帝國的發展速度很快,既然經濟發展了,那么市場上需要的貨幣流通量自然也就增加了。

    在這個年代增加貨幣流通量可不僅僅是印票子就行了,還必須要有足夠的儲備金,或者說是要有足夠多的金銀放在那里,讓民眾們對政府的信譽放心。

    從殖民地獲得黃金,這個念頭在弗朗茨的腦海中一出現,就變得揮之不去。

    這是最有效也最靠譜的辦法,南非的金礦最多,可惜英國人已經占領了沿海地區,除非能夠從內陸繞過去,不然就只能遙望。

    這種不靠譜的辦法,弗朗茨想想就打消了。非洲內陸地區可不好混,那是真正的蠻荒之地。

    就算是打通了交通,最后開發出金礦來,還要遭到歐洲各國的爭奪。奧地利不是大英帝國,可沒有能力從海上切斷大家加入分贓。

    弗朗茨可不想替他人做嫁衣,花費大代價投入了大本錢,最后大家一起來瓜分,搞不好奧地利成本都收不回來。

    再次思考其它地區……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