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神話之我是傳奇 > 第575章 回歸熒惑的嬴政
    自從傳出人皇伏羲將要出世的消息后,熒惑星域就變得不再平靜。

    尤其是各種古老的強大勢力,更是暗流洶涌。

    圣祖山脈異變,有無邊異象沖天而起的消息,在最短的時間內傳遍了熒惑星域,并且在短時間內傳向了其他星域。

    大秦。

    扶蘇眉頭緊皺,凝視著不久前傳來的消息,陷入了沉思。

    關于圣祖山脈的傳聞很多,其中有遠古戰場說,有上古飛來峰之說,更有古之皇者陵園的說法等等。

    總之,關于圣祖山脈的傳說多到讓人無法分辨真假。

    “李大人以為,圣祖山脈異變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扶蘇抬首看向身前的老人,平淡道。

    老人氣度儒雅,頗為不凡。

    他平靜道:“殿下以為,此事與人皇有關?”

    扶蘇目光深邃:“不好說,不能確定與人皇伏羲有關,但也無法確定一定與人皇沒有關聯。

    根據情報所說,各大勢力紛紛派遣強者前往圣祖山脈,其中不乏來自域外的強者。故而,孤認為就算圣祖山脈的變故與人皇伏羲無關,也絕對不可以等閑視之,當小心查探。”

    老人道:“殿下想法雖好,但卻忽略了一個問題。

    自從始皇帝帶領諸多精銳前往山海大世界,我大秦的力量就受到了極大的削弱。如今大秦軍備防守有余,進取不足。正是因為圣祖山脈引發的波濤太大,我們大秦才更加不能隨便摻合。

    沒有足夠的強者支撐,貿然進入這個席卷宇宙的巨大漩渦,最終只會成為旋渦下的犧牲品。”

    扶蘇微微頷首,表示認同。

    他陷入了沉思,久久沒有言語。

    圣祖山脈之變吸引了整個宇宙的目光,要說其中沒有任何問題,就算是傻瓜也不會相信。正如李丞相所言,大秦現在的力量只能勉強防守,貿然摻合這樣席卷宇宙的動亂,恐怕會兇多吉少。

    只是就這么放棄圣祖山脈的事情,扶蘇又有些不甘心。

    圣祖山脈的傳說太多,而不管是哪一種,都說明圣祖山脈的不簡單。最重要的是現在天下各大勢力聞風而動,大秦若是沒有絲毫動作,難免會讓人看出些許的端倪。

    這些年來,大秦之所以能夠安定,正是因為沒有人知道始皇帝不在秦國境內。

    若是連圣祖山脈異動的事情都不參與,扶蘇感覺就算別人再傻,也會看出大秦帝國出現了變故。或許他們不會知道嬴政不在大秦國內,但肯定會進行試探。

    到了那個時候,扶蘇還真沒有信心能夠穩定形勢。

    這不僅僅是能力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大秦相當部分精銳隨嬴政去了山海大世界。沒有足夠的實力支撐,扶蘇怎么可能有信心抵擋周圍的虎豹豺狼。

    要知道大秦可不是熒惑星域的本土勢力,而是新晉崛起的帝國。

    而不論是熒惑星域的本土勢力,還是從山海大世界遷移過來的上古勢力,對于這位急速擴張的新人勢力可都算不得友好。

    “殿下,始皇帝陛下傳來消息,最遲三日后就能抵達國都。”

    就在扶蘇為難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宮人急促的聲音。

    扶蘇聞言,頓時站了起來,激動道:“父皇回來了!”

    李丞相同樣感到驚喜,笑道:“真是天佑大秦。”

    三日后。

    “兒臣拜見父皇。”扶蘇立在下方,躬身拜道。

    嬴政微笑道:“這些年,苦了皇兒了,你做的很好。”

    扶蘇聞言,趕忙道:“兒臣監國百年,大秦的疆域沒有絲毫進展,兒臣愧不敢當。”

    嬴政雙眼微瞇,氣勢驀然高漲。

    大殿內驀然響起龍吟之聲,恐怖的氣機引動整個皇城為之動蕩。

    皇城上方,浩瀚宛若云海般的氣運之海突然波濤洶涌,無邊金光從漫天氣運之海浮現。金燦燦的神光映照數十萬里,將天地渲染成一片金色的海洋。

    同時,恐怖的氣機勾連天地,在虛空顯化出縱橫數萬里的神龍虛影。

    神龍似虛似實,昂首發出震動天地的龍吟。

    頓時天地一片死寂,氣機籠罩下的所有生靈無不感到惶恐,仿若心頭壓著什么東西,沉甸甸的讓人不安。

    一時間,大秦皇城一片沸騰。

    始皇帝突破了!

    扶蘇自是不知外界的變化,只感覺嬴政的氣機突然如淵似海,恐怖到根本無法揣摩。這一刻,他感覺眼前面對的不再是一個人,而是這片浩瀚無窮的天地,永無止境的虛空。

    臣服,不可抗拒!

    嬴政沉聲道:“皇兒懂得謙虛,這很好,但也很不好。知道謙虛,方才不容易生出驕傲自滿的情緒,不會出現不該出現的錯誤。但過度的謙虛,則會讓人感到軟弱可欺。

    你是大秦皇族,是我大秦的太子,豈能讓人感到軟弱可欺。朕今日夸你做的好,你做的就很好。”

    扶蘇心中驚駭于嬴政的修為變化,垂首不敢言語。

    嬴政見此,微微搖頭。

    扶蘇的性格稍顯軟弱,哪怕是這么多年過去,依舊改變不了這個毛病。仁慈,對帝王而言即是不可多得的優良品質,也是最容易出現麻煩的品質。

    其中的度,扶蘇始終無法掌控。

    嬴政略微沉默,道:“母后如何了?”

    扶蘇恭敬道:“皇祖母大半的時間在長春宮沉睡,曾經多次詢問過父皇的情況。兒臣擔心皇祖母擔憂,并未皇祖母實情,只說父皇您在閉關修行。”

    嬴政滿意道:“很好,你皇祖母年紀大了,莫要讓她受到太大刺激。朕此次前往熒惑星域,一晃便是一百多年,倒是苦了你們。

    也罷,國事稍后再提,朕先去向母后請安。”

    嬴政說到這里,臉上露出一抹溫柔。

    扶蘇躬身道:“恭送父皇。”

    長春宮。

    長春,取自長生不老,青春永駐的含義。嬴政將母親安排在長春宮中,就是希望她能夠獲得長生。

    只是這天下終究不是處處美滿,也不是什么人都有嬴政的天資。

    趙姬雖然有大秦的資源供應,但到底是凡胎俗體,且修行的時間相比正常修行者又晚了許多。故而哪怕有大秦的資源供應,趙姬也不過勉強達到法相地煞境界的修為。

    兩千多年的漫長時間,縱然是法相天罡境界的修士也未必能夠撐住,更別說普通的法相地煞強者了。

    若非嬴政以大代價以靈藥為趙姬續命,又命人建造了這座特殊的長春宮,趙姬早已經隕落。

    長春宮處處可見珍貴的靈藥,濃郁的藥香讓這里的環境頗為奇異。

    各種珍稀靈物以特殊的手段與方式保存,讓所有的藥香自然而然的匯聚凝結,形成了天然的靈藥。

    此類靈藥有著增強生命力的效果,讓人僅僅聞上一口,就感覺神清氣爽分外舒暢。

    雖然有著嬴政孝敬的靈藥,以及長春宮這座人為的洞天福地,但趙姬因為修為的緣故,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處于沉睡狀態。

    也是因為如此,才能讓趙姬得以延年益壽,活得更加長久。

    兩千多年過去,趙姬的容貌比之當年沒有太大的變化,唯有氣質比之當年又多了幾分成熟與高貴。

    趙姬每日能夠活動的時間很少,最喜歡的事情便是在花園中泡上一壺青茗,自飲自酌。

    這樣的生活,總是容易讓她想到過往,很久很久以前的過往。

    想到曾經困守敵國都城,與那位讓她心動沉醉的男人一起渡過的短暫時光。趙姬曾經不止一次默默感嘆,若是時光能夠停留,永遠的停留在那一刻,該多好。

    驕陽開始向西方偏斜,一位容貌端莊秀麗的宮女走上前來,恭敬道:“太后,您該休息了。”

    趙姬目光迷離,嘆息一聲:“也不知政兒現在可好。”

    宮女安慰道:“太后莫要擔心,太子殿下不是已經說了,陛下只是閉關突破去了。剛剛天現異象籠罩皇都,說不定就是陛下成功突破的結果。”

    趙姬搖頭笑道:“扶蘇這孩子,真以為本宮連那點小把戲都看不穿。

    政兒若是真的閉關突破,不會沒有一點消息傳來。當年本宮聽宮人說山海域出現變故,政兒曾親自領軍出征。

    哎,一晃已經是百多年,不知道政兒如今又在哪里,之前的異象是否是政兒已經歸來。”

    趙姬說到這里,有些傷感。

    為了讓扶蘇不憂心自己的事情,她裝作不知道嬴政已經離開皇宮。但那到底是她的親生兒子,哪怕裝作嬴政一切安好,趙姬又怎么會不關心對方的情況。

    這些年,趙姬每每想到嬴政親自遠征山海域,就不免有些擔憂。

    宮女沉默不語。

    她自然聽說過這件事情,甚至已經知道嬴政并不在皇宮的消息。但扶蘇之所以沒有透露此事,是因為擔心趙姬的身體。她身為趙姬的貼身侍女,怎么會不知道這件事。

    就在趙姬傷感的時候,宮殿外響起了嬴政爽朗的聲音:“皇兒拜見母后,讓母后掛念,實乃政兒之過。”

    趙姬聞言,頓時愣在了那里。

    這個聲音!?

    難道,政兒真的回來了?

    宮女驚喜道:“太后,陛下回來了。”

    嬴政大步走入宮殿,來到趙姬身前,恭敬拜道:“政兒拜見母后。”

    趙姬神情復雜,雙眼朦朧帶著淚水,垂首哽咽道:“好,好,政兒回來便好。”

    嬴政看到趙姬真情流露,也是忍不住心情有些波瀾。

    他坐在趙姬的身旁,先是請罪一番,隨后和緩緩講述了這些年的經歷與變化。

    “什么,通天真人在山海大世界。”

    趙姬聽到嬴政說起李昊,頓時花容失色,其中有驚喜,有幽怨,還有更多的復雜情緒。

    她一時間愣在了那里,腦海中空空蕩蕩,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