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我真是風水大師 > 第0402章 半路伏擊
    王梓軒忽然道:“他們來了!剎車!”

    林根寶一腳制動,蘭博基尼跑車頓時停住,后面的車同時剎車。

    只見前面一個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人站在路中央,他雙手向上虛張,數塊石頭懸浮在他左右。

    后面的公路上忽然騰起一道火焰,阻擋了退路。

    道路兩旁樹林茂密,正是一個伏擊的極佳地點。

    來者不善!

    后面的面包車門劃開,黃吉等人飛快下車護到跑車左右,方大師皺眉看向前方:“何方宵小!”

    特朗先生雙眼微瞇,冷笑中帶著殺氣:“出來吧,王大師,見識一下我們異能者的強大。”

    方大師見車窗降下問道:“老弟?”

    王梓軒嘴角微揚,看向車窗外右側的一棵大樹:“還有一個潛伏在右側的樹林中,根寶你去解決前面這個,阿坤,你去對付樹林中的番婆!老哥你們布下幻陣!”

    方大師擺手,如今這些小事自有弟子服其勞。

    林根寶應聲,推門下車,杜坤掏出血如意,雙眼一閉,推開車門,翻身鉆入草叢。

    打量特朗先生,林根寶一歪脖頸,嘎巴一聲脆響,緩步走去。

    特朗先生一揮手,一塊籃球大小的石頭驟然加速,帶動風聲向林根寶轟去。

    林根寶面色冷峻的揮拳擋開,腳下不停。

    特朗先生臉色微變,一邊向后倒退,一邊連連揮手,懸浮的石塊飛出,林根寶一腳將最大的石塊踢飛,右手的手指連彈,將小石彈飛,從容不迫的逐漸迫近。

    特朗先生更是忌憚,一聲大喝,道路兩旁有飛起無數石子,飛向林根寶。

    林根寶驟然加速,疾速沖向特朗,縱身一躍,騰空而起,躲過石頭的攻擊,將所有的力都聚集在右腿上,狠狠得砸向特朗頭部。

    特朗雙手托起,周圍風力似乎都聚在了他的手中,擋住了林根寶右腿撲下來的巨力。

    林根寶借力回彈,凌空翻了一個跟頭,再次降下,雙腳連踢,特朗雙手連擋,不住倒退。

    “你的氣力很大。”特朗冷笑著說道。

    林根寶面無表情,摸了摸手腕,邊走邊說道:“擔心一指頭戳死你!”

    “口氣不小!”特朗顯得異常冷靜:“那就讓我見識見識東方異能者的本事吧!”

    只見他手中一股水流來回轉動,慢慢的升到空中,化作無數的水滴,然后水滴又慢慢的變成無數的水珠,無數水珠化成的子彈向林根寶激射。

    只見林根寶帶著墨玉扳指的右手成拳,猛然揮出,口中大喝:“破!”

    特朗大驚,他是第一次見有人可以將他的異能這么快破解。

    他皺了皺眉,看來是一場苦戰了。

    再看杜坤這邊,他閉著雙眼和密斯女士在叢林中追逐,后者奔跑著,忽然右手虛抓,騰地燃起火焰,用力向后一揮。

    杜坤一偏頭,一個火球砸在他身后的樹干上熄滅,樹干上留下一圈焦糊印記。

    “火球術?”睜開雙眼的杜坤感覺好笑,異能者還有這種法術?

    他雙手將血如意一橫,口中念念有詞,密斯女士頭一暈,腳下踩空,差點摔倒在地。

    “精神力強大?竟然沒有昏迷過去?很有意思。”杜坤撇撇嘴,繼續追了下去。

    方大師坐進車里,“老弟,這倆洋人什么來頭?”

    “麥港督請來的西方異能者,準備用他們收伏我們這些風水師!”王梓軒淡然一笑。

    “異能者?”方大師心中疑惑。

    “異能,被稱為特異功能。是科學家研究術法,綜合人體研究中的發現,包裹上科學的外衣,某些人吹噓鼓噪是人體超自然顯現的一種體現方式,是人類進化的一個過程,事實上現在完全的解釋和運用都是在懵懂期。”

    “首先俄羅斯在二戰的時候,在軍事上使特異功能正式進入軍事化實戰,之后也開始了研究,各國政府開始參與,異能者日益增多!”

    “特異功能不是法術?”方大師聽得一頭霧水。

    王梓軒笑道:“這么講吧,按照西方的理解,人體特異功能包括一切真實的而不是作偽的,超出我們日常認可的人體功能,所以我們也算是異能者。到目前為止所發現的人體特異功能種類很多,從不同角度可以做不同的劃分。從特異功能形成的方式來劃分,可分為先天的特異功能和后天的特異功能。”

    “雖說多數人在童年時期不自覺地都有一定程度的特異功能,但成年以后仍保持著較強特異功能的人畢竟是少數。那種不經過氣功修煉,就保持較強特異功能的人,稱他們為先天特異功能者。

    “大多數的特異功能者是由于經過修煉,激活了身體內在潛能,具備了特異功能。此外還有個別人是由于偶然的事故,如電擊、摔傷、精神打擊等意外原因或服用藥物而產生了特異功能。這后兩種人,稱之為后天特異功能者。”

    方大師若有所思,難以置信道:“天生就會法術?怎么會這樣?”

    王梓軒笑道:“各種原因,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可以說是變異的人吧,全世界很多異能者,但能力大多不強,這兩人算實力不錯的,但有些膨脹了。”

    “這兩人是麥港督的人,不會出什么紕漏吧?”方大師有些擔心。

    王梓軒淡然笑道:“無事,老哥你也看得出來,這麥港督短命之相,而且身為政客,喜歡玩弄手段,真撕破臉他不敢的,顧忌太多,頂多是想控制我們這些風水大師,利用香江民眾篤信風水來引導民心輿論。”

    “那就好。”方大師點頭。

    只見杜坤推搡著綁住雙手的密斯女士叢林中走出來,另一方的林根寶也薅著特朗的頭發將其拖過來:“師兄,如何處理他們?”

    王梓軒看一眼遠處道口停著的一部奔馳轎車,心中冷笑,他眼利,一眼看到車中端著望遠鏡打量這里的麥港督。

    此時的麥港督心中滿是疑惑,剛才還看到特朗與王梓軒所在的車隊,怎么眨眼功夫,人和車都不見了?
065期杀一尾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