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革宋 > 第244章 交易(四)
    聽到了提比略等遴選委員會的一眾學者們開始四處活動,瑪利亞公主心中十分惱怒。不過惱怒歸惱怒,當下的局面的確讓瑪利亞公主感覺到強大的壓力。畢竟離開東羅馬這么久,國內敢和瑪利亞對著干的人可真不少。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弟弟竟然輕易就妥協了,他帶著抱歉的神色說道:“姐姐,我已經盡力了,那些官員們覺得提比略閣下所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

    瑪利亞這次沒有斥責弟弟,她也知道政治就是交易,有些根深蒂固的東西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改變的。她的弟弟便是東羅馬皇帝,也沒有到能輕松貫徹他個人意志的地步。更何況瑪利亞其實懷疑自己的弟弟在這件事上的看法也很保守。

    但是局面的發展還是有點出乎瑪利亞意料之外,兩天后又聽完最新的匯報,瑪利亞公主看著高興之余還有點嘲諷。東羅馬重臣和大貴族們不愧是傳統的掌權者,放出風聲想同意提比略閣下的建議之后,他們就沉默了。擺明了是要待價而沽,要求遴選委員會在其他方面做出讓步。

    幾十年來,不千余年來東羅馬帝國就是如此,現在只是延續傳統而已。對此有深刻了解的瑪利亞公主此時反倒覺得希拉這樣的人是多么可貴。她將自己對希拉的看法發了封電報給伯顏,順道還將另一個更重要的消息告知伯顏。元國大王子郝康帶了忠于他的幾百部眾抵達了君士坦丁堡,但是東羅馬這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留住了郝康他們。有些官員想用郝康他們與元國做交易。瑪利亞公主覺得這幫人簡直是不知所謂,就算是將郝康送回到元國又能如何,連瑪利亞都能看明白元國不再出口糧食將是一個長期進程。就算是把郝康賣了幾十船糧食,對于千萬人口的東羅馬帝國不過杯水車薪。

    電報里面當然不可能講這么多,瑪利亞相信丈夫伯顏一定能夠充分理解這里面的糾葛。發完電報,瑪利亞就準備參加迎接大宋駐東羅馬使館信任外交官的酒宴。歐羅巴行省挨著東羅馬帝國,在東羅馬帝國設有辦事處。這種機構只能叫辦事處。大宋在君士坦丁堡設有使館,派遣了大使長駐君士坦丁堡。這才是真正代表大宋官方的機構。

    大使已經告知東羅馬朝廷,將有一位信任外交官抵達君士坦丁堡替代輪值回國的外交官。送舊迎新總是要舉辦一場宴會。至于這位信任外交官是什么樣的人,大宋使館賣了個關子,表示這位外交官會讓君士坦丁堡都感覺驚奇。

    正在梳妝,侍從推門進來稟報,“皇后陛下,希拉小姐已經要到這里了。”

    “嗯,讓她稍等。”瑪利亞公主命道。既然決定支持希拉,瑪利亞就邀請希拉一同參加宴會。這種時候瑪利亞必須做到她能做的所有。

    沒多久,化了淡妝的瑪利亞公主出現在客廳門外。同樣化了淡妝,一身禮服的希拉從沙發上站起身由衷的稱贊道:“皇后陛下,您真美。”

    瑪利亞微微一笑,她的禮服是優秀裁縫專門定制的,很好的掩飾了瑪利亞的缺點而彰顯了瑪利亞的優點。希拉的禮服算是合格,但是更讓人矚目的則是這個年輕女孩本身。那種旺盛的生命力以及經歷過場面之后那種內斂的沉穩都讓希拉不由自主的就吸引人的注意力。

    “走吧。”瑪利亞公主說道。

    瑪利亞沒有住在皇宮,而是住在別館里,這也是西羅馬帝國皇后應有的態度。兩人乘坐馬車到了宴會廳門口,就見各色衣著華麗的人們已經絡繹不絕的走進大門。見到瑪利亞皇后駕到,眾人連忙讓在兩邊。瑪利亞公主倒也罷了,跟在瑪利亞公主身后的希拉成了各種目光的焦點。不停有人向瑪利亞公主問候,卻沒人和近在咫尺的希拉說話。

    兩人進了宴會廳沒多久,就有侍從進來通報,大宋的大使與新任外交官到了門口。瑪利亞公主留在大廳里面,她的身份完全不用去迎接誰。沒多久就從人群腦袋上方看見了半個腦袋。宋國人個頭真高,這位大使身高有185,在平均身高163左右的東羅馬人中真的是鶴立雞群。

    瑪利亞公主隨即聽到大使身邊傳來低低的驚嘆聲,這就有點逾越禮節了。這些貴人怎么都不至于只是見到個大使就驚嘆吧。正在想,瑪利亞卻見到大使身邊有一個漂亮的發髻,上面帶著精致而簡單的首飾,無論如何都不會是男人的發型。而且這個發髻的高度只比大使低了那么幾公分,也能看得到。瑪利亞公主大大有了興趣。

    大使走的很快,沒多久就接近了瑪利亞公主所在的位置。然后瑪利亞公主就見到大使旁邊的那人梳了發髻,皮膚白皙的如同大宋瓷器。她鼻子不算高,卻很筆挺。嘴唇紅潤,身高也得有170以上。別說那些東羅馬女人差了許多,便是站在東羅馬男人當中也能顯出高挑。在低低的驚嘆聲中,大使與這位信任外交官一起到了瑪利亞公主面前,大使說道:“尊貴的皇后陛下,晚安。”

    瑪利亞公主的目光都停留在新任外交官身上,合體的禮服,腳下一雙皮靴。胸前的衣服因應隆起做了精致的裁剪,新任外交官是位女子,還是位容貌極佳的大宋女子。簡短的對話中,瑪利亞公主覺得這位女外交官的異國口音溫軟好聽,只是聽不懂漢語讓瑪利亞公主感到頗為遺憾。

    周圍那些貴族們圍在旁邊看著高挑的大宋女外交官,個個交頭接耳。希拉的注意力雖然被女外交官吸引,卻也能聽到那些竊竊私語中夾雜著各種不懷好意。

    “宋國派遣一個女人當外交官,這是想羞辱我們么?”

    “你看到了么?那個希拉竟然不往后站,還靠過去。”

    “呵呵,瑪利亞公主、希拉、宋國女人。這算是三裙子聯盟么?”

    這句俏皮話有點經典,立刻引發了“噗哧”“呵呵”“哈哈”的笑聲。連希拉都忍不住想笑,雖然不知道是誰說的,可這廝還真是個機靈鬼呢。

    之后就是各種正式見面以及之后正式的宴會,在宴會開到一半的時候,‘三裙子聯盟’的諢號已經不脛而走,滿場皆知。不少貴族也湊上去和這位女外交官搭話,雖然他們都私下嘲笑女外交官充滿異國口音的崩豆般拉丁語實在是太糟糕,但這也只是隨口一說。大宋外交官能說點拉丁語其實已經很不得了啦,整個東羅馬帝國會說漢語的人也大概只有五百以內。

    貴族們更關心的是這位女外交官的出身,得到的情報讓貴族們大跌眼鏡,女外交官并非貴族出身。希拉倒是不奇怪,她對大宋的了解遠超東羅馬人。大宋理論上只有皇室、宗親、人民,這個宗親最近因為新的法令也完全普通化了。真正能稱為貴族的只有皇室,而這個皇室男女老幼加起來還不到二十個人。大宋的核心力量則是官員、干部、軍人。

    這位姓穆的外交官父親是軍人,母親是位官員,她自己上了大學,畢業后參加公務員考試,考入了外交部工作。東羅馬貴族覺得莫名其妙的經歷在希拉看來可耀眼的很。穆外交官出身極好,又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完了大宋主流階層要經過的每一個門檻。真令人羨慕。

    宴會結束之后第二天,希拉繼續自己日常事務,走訪君士坦丁堡民眾。剛出門就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以前希拉不熟悉操縱農具的時候,就把這廝的臉在心里投影到地面上。干起農活就有了股狠勁。阿爾泰看到希拉出現在門口,迎上前問好:“你好,希拉小姐。”

    希拉早就不在意阿爾泰了,她笑著味道:“請問你來做什么?”

    “李自然學長委托我來給希拉小姐做護衛。”阿爾泰淡然說道。

    “這算是示好么?”

    “你怎么想都行。”便是面對有點尖銳的詢問,阿爾泰依舊淡定。

    希拉對李自然印象不錯,知道他在對待東羅馬帝國的態度與謝松相近。只是李自然承擔的是管理辦事處官員的工作,對東羅馬帝國不太發言。既然是李自然的善意,希拉也就接受了。謝松跟在她背后,兩人一前一后向著目的地走去。

    眼看進入了一個很普通的小巷,阿爾泰就靠希拉更近了一點。希拉到了一家人門口敲響大門,出來一個看著眼神有點兇惡的家伙。他打量了阿爾泰幾眼,就問希拉:“這是你的護衛?”

    “是的。”希拉爽快的答道。

    眼神兇惡的家伙擺擺頭,“進來吧。”

    這家房子內的拜訪看著算是中等偏下的人,希拉坐下之后來了幾個看著就不咋樣的年輕人站在兇惡眼神的背后。兇惡眼神問希拉:“姑娘,我聽船老大說你能幫著我們這些老君士坦丁堡人多掙點錢,卻不知道你有什么辦法?”

    希拉爽快的答道:“農忙的時候組織城里閑的人到農莊里幫忙,農閑的時候組織農村的人到城里工作。”
065期杀一尾中特